中国军队:“战狼”是怎样炼成的

“战狼”的精神内核,就是中国特种兵的心灵坐标——将国家的荣誉高高举过头顶,把国家的使命看得高于一切。

2001年11月,特战队员颜启昌赴土耳其山地特种学校参加特种作战培训。这一被各国特种部队称为“与死神较量”的训练,以惊险惨烈著称,最令人生畏的课目是攀登70米高的“生死塔”,进行高难度模拟机降训练。

此前,一名土耳其学员在攀登过程中,不慎摔落下来,昏迷不醒。发生在眼前的一幕,让不少外国学员要求退出。由于该项课目只占攀登课目训练总成绩的5%,一位教官好心相劝:“没必要为了‘小分’冒大险。”但颜启昌坚定地对教官说:“中国特种兵的字典里没有放弃二字!”10米、20米、30米……他奋勇攀至70米高的“生死塔”顶点。

在高塔上,尽管头晕目眩,颜启昌还是独自完成了套绳、挂保险扣、打保险结、滑降等一系列动作,最终完成了这一课目。

毕业时,颜启昌被选为该校首名示范演示武装攀登和机降的学员。经过近一年时间的摔打磨练,他在与12个国家450名特种兵学员的比拼中,取得总分第一的好成绩,被学校评为“最优秀榜样学员”。他成为土耳其山地特种学校建校以来,首次获此殊荣的外国学员。南特

“战狼”坚硬外壳包裹下的内心世界,包含着祖国至上的基因密码,蕴含着对祖国忠诚的最高准则。

2016年,特战队员李劲松赴哥伦比亚参加特种兵培训。战俘营训练期间,李劲松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,负责审讯的教官对他说,只要他把带有五星红旗的臂章撕下来踩在脚下,就给他吃饭,否则不仅没有食物吃,还会遭到一顿打。虽然当时饥饿难耐,但一种强烈的爱国情怀在他内心升腾:“国旗代表着祖国的尊严和荣誉,就是打死饿死也不能踩在脚下!”于是他断然拒绝。

“在这里,我和你就是中国!”电影《冲出亚马逊》中的一句台词,成为“战狼”征战异国战场的心灵独白。

全军优秀指挥员、二等功臣郭依衡先后到委内瑞拉“猎人”学校和委内瑞拉海空军特种部队接受培训。那里的学校有个特殊规定:学员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升国旗。山区清晨异常寒冷,学员们边唱国歌边用凉水浇身,随后进行15公里奔袭。训练中如果学员被淘汰,自己国家的国旗就会被立刻降下。训练中,他完成轻武器射击、悬崖攀登、反恐作战、两栖作战、狙击手训练、战斗潜水、高空跳伞等25个课目的考核,并刷新夜间武装深海潜水48米的纪录。在淘汰率高达90%的残酷训练中,他被评为优秀学员,并在15项军事训练课目中斩获8枚勋章。

2013年5月,全军特种兵比武竞赛即将举行,上级临时要求海上狙击课目改用新型高精度狙击步枪射击。面对这项被国外特种兵同行称为“最难完成的战斗射击课目”,该旅李飞和战友临危受命。由于趴在甲板上练射击的时间过长,李飞的膝盖内侧被磨烂,经海水浸泡后导致淋巴结感染。军医警告他:“不能这样下去,否则后果严重。”可李飞依旧坚持训练。

比武那天,海上风急浪高,李飞乘坐的登陆艇在波峰浪谷间起伏不定。50米到600米不等的距离上,零星散落着6个靶标,远远望去像一个个小黑点,李飞和队友通力协作,夺得高精度狙击步枪海上射击第一、反器材狙击步枪海上射击小组第一的好成绩,个人荣立一等功。

“只有练就高敌一手、强敌一筹的过硬本领,才能冲得上拿得下。”李飞和战友用行动践行着“为使命燃烧生命、为打赢一无所惜”的信念。

2013年夏,闽南某机场,天空薄雾笼罩,地面引擎轰鸣。机翼下,百余名特种兵背着某新型伞待命出击,首次进行350米超低空跳伞。

伞降突击是特种作战最有效的作战手段,按照着陆区域地形和气象条件,开伞高度至少在400米。为了达成隐蔽突防、快速空降的目的,他们成立伞降突击攻关小组,通过研究论证和假人投放试验,把开伞高度逐步降到300多米。这意味着,如果从空中自由落体降落到地面,仅有短暂的几秒钟。

这是决定生死的几秒。他们在无地面指挥引导、无预先勘察地形、无气象保障条件下,刷新了中国特种兵伞降训练的新纪录。

这些只是中国“战狼”淬炼胜战刀锋的缩影。平时,他们还对接战场标准,深化重难点攻关,组织岛礁生存、越海侦察、水上突击、破袭夺控等针对性演练;要求人人熟练掌握伞降、操舟、潜水、攀崖、驾驶、狙击、爆破等特战技能,练就出90度绝壁攀崖、低于400米超低空跳伞、1000米海上精准狙杀等实战硬功夫。(记者 朱 达 特约记者 赖文湧 通讯员 彭乙峰)

图为吴京(右)与时任班长俞渭波在射击训练间隙的合影。俞渭波精通低空伞降、武装机降、手枪快速射击、深海潜水、崖壁攀登、特种驾驶、特种爆破等多种特战技能,是一名真正的沙场“战狼”。彭乙峰 摄

吴京主演的电影《战狼Ⅱ》自7月27日上映以来,不断刷新着国产影片票房纪录——上映4小时突破亿元大关,上映85小时突破10亿元大关。截至9月1日,该影片票房已突破55亿元大关,进入全球电影票房“top100”排行榜……

8月2日,吴京在一次媒体见面会上吐露肺腑之言:“没有在‘南特’体验生活的那段日子,我不可能拍出《战狼Ⅰ》《战狼Ⅱ》!”

“南特”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?为何吴京对那里的体验生活念念不忘?原来,吴京所说的“南特”,是原南京军区某特种作战大队,现为东部战区陆军某特种作战旅。

为塑造好冷锋这个角色,吴京前后断断续续在军营体验生活一年多,学习掌握搏斗、射击、枪械、排雷、跳伞等多种特种作战技能……

“作为一名演员,为拍好军事题材影片,能到部队体验生活已属难能可贵,而吴京在这里没有‘走过场’,而是踏踏实实地沉到部队,和官兵们一起摔打锤炼。”谈起吴京在部队的经历,该旅政委张功贵竖起大拇指。

电影《战狼Ⅱ》开头,冷锋和海盗在大海中搏斗的场面扣人心弦——那是吴京泡在海水中10余个小时拍摄而成的。曾和吴京一起进行深潜训练的士官李一虎说,首次进行潜水训练时,吴京跳入海水就拼命往深处钻,胸口发闷呼吸困难也不退缩。后来,他的肺活量和抗压力越来越强,能在水中憋气超过3分钟。

电影里,吴京娴熟的射击动作令人惊叹。当时担任吴京手枪射击教练的班长俞渭波,是一个“拔枪+射击”只需0.58秒的“枪王”。在他指导下,吴京一次次完成出枪、击发、收枪这些动作,每天重复数百次;练习步枪瞄准时,吴京在枪管上放子弹壳、挂水壶。俞渭波班长告诉记者,在狙击步枪射击考核中,吴京3发子弹打出28环的优秀成绩。

“敬业、豪爽、没架子……”该旅“特战尖刀连”排长李川海回忆:攀登训练中,为解决手脚协调问题,吴京在攀登楼反复训练,手磨出水泡了也不肯停;体能训练中,他分别用双掌、双拳和指头作支撑,每天坚持做俯卧撑500个。二连排长谢松说,训练结束时,吴京能扛着50公斤圆木冲刺100米,接着背30公斤弹药箱冲刺400米。

接受媒体采访时,吴京说:“与其去演一个军人,不如直接成为一个军人,当你已经是军人以后,还需要演吗?身上就会有军人的气质。”诚如此言,该旅每名特种兵都像《战狼Ⅱ》里的冷锋一样,秉承精忠向党、精武善战、精勇无畏、精诚勠力的“特战尖刀”精神,在苦与累的磨砺、血与火的洗礼、生与死的考验中摔打磨练,把自己锻造成敢打敢拼、一往无前的铁血尖刀。(记者 朱 达 特约记者 赖文湧 通讯员 何 生)

从《战狼2》《建军大业》到《二十二》:主旋律电影如何讲好“人”的故事?

中国传媒大学青年传媒艺术学教师刘俊认为,三部主旋律电影票房的成功,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摆脱了传统主旋律电影人物脸谱化、情感空洞化、价值灌输化等问题,开始着重讲好“人”的故事。

电影《战狼2》成为中国电影史上首部突破40亿元票房的影片,上映20天后,票房仍在节节攀升,在海外也获广泛关注。为什么是《战狼2》?票房新纪录背后,我们可以得到很多启示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qyyny.com/,南特

Please Post Your Comments & Reviews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